[太中]Merry Christmas

*睡前故事(不是車)
*放飛自我,沒有大綱
*不會用微博......(誰來救我)
*1.4w字,圖片很長很長
*謝謝閱讀!

走外鏈

*一截廢稿

“閉上了眼睛就不想再睜開。”
他常常晏起,但不是因為睏倦的緣故——所以說活著到底有什麼好呢?呼吸是折磨,心臟的每一次搏動都令人倦怠,可以的話他真想一睡不醒。他偶爾會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感受著自己的心跳漸漸和緩,執拗的認為這樣可以讓他成功的擁抱死亡,好幾次他都以為他要成功了,結果只是陷入下一個脫節的、他還好好活著的真實夢境。
一個人住的時候他時不時就會遲到,他的搭檔會不耐煩的來叫他,喂,太宰,快點起來。他正專注的試圖讓自己的心跳再慢一點,所以連睜眼看那傢伙一眼都沒有,顧著自己的尋死大業,然後他漸漸沒有耐性的搭檔會把他踢下床,生生的打斷他的所有努力。他會跳起來和中也打一架,接著一起到醫護...

[太中]die müde Arbeit

*睡前故事
*就一個片段,隨便寫寫隨意看看
*晚安!

中原中也慢悠悠的踏進了電梯,疲累的嘆了口氣。今天上面的人下來視察,要提早來準備不說,下班時間也因為送走長官之後的收尾而推遲了不少時間,一整天下來他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只在午休的時候抓到五分鐘的空檔稍微睡了一會,起了一點聊勝於無的醒神作用,好歹是沒有在會議中不小心睡著。
不過今天在公司大樓裡四處奔波了一整天倒是有點收穫。他的背包裡現在躺著招待長官剩下的一點食物,蛋糕和兩塊披薩還有一杯咖啡,是負責處理食物的同事偷偷留下來給他的。雖然他不喜歡甜食,但還是很感激的收下了,反正蛋糕擺在家裡不怕沒人吃掉,他還怕他家專顧著吃的那一位喊著不夠呢。
公司的停車場裡...

[太中]Küssen

*睡前故事
*‎零零散散的一些小東西
*瞎幾把寫,隨意看看

他第一次親吻中也是他們十二歲的時候。
那純粹是個意外,不,應該說是災難才對。那時候他們才剛結束第一個合作任務,他在閃避子彈的時候扭傷了右腳。收尾的時候中也把梶井給的檸檬隨便扔進他們身處的廢棄工廠裡,掐準時間喊上他走人,他實在沒有辦法了才讓搭檔攙著他走路。
中也走的有點趕,他有一瞬間覺得自己連左腳都要扭了——他皺了皺眉,轉頭想告訴中也讓他慢點,但是爆炸聲完全抵過他說話的聲音,中也只隱約感覺到他在說話,疑惑的轉過來看了他一眼。可是就是這一眼出了問題。那時候他才和中也差不多高,不巧他又正好是前傾的姿勢……於是他們的唇就這麼毫無障礙的碰在一起。
喔,...

[太中] Gutenachtgeschichte

*睡前故事
*‎是一邊睡一邊寫完的(?)很謎注意
*未交往設定
*再說一次好了,很謎注意

中原中也抱著一桶爆米花穿過了剪票口,服務人員的商業性微笑他看了就不舒服。和太宰那張笑臉差不多噁心。中也心情正糟,一意識到這件事他的情緒又更惡劣了。走在他前面的太宰像是感覺到了什麼一樣突然回頭看了看他,又彷彿沒有察覺什麼不對勁似的、端著他們的飲料繼續往前走。
太宰好像對這個地方很熟悉,一個人拿著他們的兩張票,只瞄了號碼一眼就直直的往某兩個座位去。他不是那麼喜歡聲光上的刺激,幾乎沒有來過電影院,今天還是第二次進到這個黑漆漆的大房間裡。
喔,和這傢伙一起來也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很小的時候,紅葉姐帶他們兩個出來玩,說是要...

[太中]標題廢就不起名啦

*睡前故事,隨便寫寫
*‎15歲雙黑出沒!

「中也。」
「嗯。」
……不,沒事。太宰沉默了一會,最後還是什麼也沒說,躺在他床上的中也滾到床沿瞅了他一眼,又捲著被子盯著他房間裡的壁紙發呆。
太宰嘆了口氣,繼續給自己舖好地鋪。中也房間暖氣壞了,這個怕冷的傢伙就半夜來敲他的門,佔了他的床還害他只能睡地上。早知道就別給中也開門了,太宰一邊攤開紅葉姐給他們買的地墊一邊腹誹。這塊地墊夠兩個人躺,原本就是給他們需要一起睡的時候用的。他和中也曾經一起用過一次,那天他們為了誰要睡他的單人床誰要睡地上吵了好久,最後乾脆兩個人都睡地舖,一人選一邊,中間還有一大片間隔,比他們擠在一張單人床上舒服。不過地鋪的缺點是冷,他不那...

[太中]冷死了中也怎麼還不回家

*睡前故事
*好冷好冷

太宰治只消一眼就望見了人群中那個特別顯眼的身影,沒有戴帽子的中也站在人行道上,由著橙色的髮絲被風吹的有點凌亂。年末的商店街充滿了被優惠活動吸引過來的顧客,等他越過川流的人群到達那邊的時候只看見中也望著店家的櫥窗沉思,不知道在煩惱些什麼。
「這麼晚了,中也還不回家,是想在外面流浪嗎?」
他從後面抱上去的時候中也整個人不自覺的抖了抖,好像被他嚇了一跳,又很快的接受了他的出現。太宰滿意的彎了彎唇角,天知道他花了多久才讓中也習慣他偶一為之的偷襲,而不是順著本能反應握著他的手腕給他一個漂亮的過肩摔。
「我來買聖誕節的交換禮物。小愛麗絲讓首領命令我參加,連正式公文都發下來了。」
禮物買完了...

[太中]明天要早起了喔

*文不對題系列
*我流abo,一點日常
*我已經不會發糖了

太宰躺在自己的床上發呆,昨天晚餐的時候中也又喝多了,正餐才吃了一半就開始揪著他領口罵。那個笨蛋不讓他吃飯也不放他走,就是把他按在椅子上叨念著他哪裡不好。小矮子日常發酒瘋他還可以忍受,偶爾找到空檔還可以陪這個醉鬼說上幾句話,可是如果是紅著臉壓在他身上的中也的話他就很難克制自己了。全身上下都是紅酒味,信息素也不知道要收一收的Omega,怎麼看怎麼討人厭。
然後等他找到空檔堵上中也的唇的時候,空氣裡的信息素味道已經揉合雜錯在一起,分不出哪個是誰的。他平常習慣把身上的味道盡可能的收乾淨,跟中也這個囂張跋扈連掩蓋氣味的藥都沒吃過的Omega完全相反...

我超堅強我不需要紅心藍手評論

[太中]自由囚鳥

我是在街拍的時候遇上那個人的。
今年的攝影展辦的比較早,主題上也比較難以處理一些,暫時想不到任何構圖的我只好背著單眼在街上漫無目的晃蕩,說不定會看到什麼能夠作為題材的東西。
在我無止盡的晃悠進行了三小時之後,那個人硬生生的闖進我的視線裡。真要說為什麼的話那是因為他的髮色,橙色的、看起來就很柔軟的髮絲,在起風的時候微微的捲起了一點,向後散在空氣中,風息之後又輕飄飄的落下來搭在肩上。
我幾乎沒怎麼看路況就改變方向往那裡走去,後來才發現我的方向正好是紅燈,被對向的駕駛按了下喇叭,稍微有點刺耳的聲音好像也吸引了那個人的注意,剛才還坐在公園長椅上的人稍微轉了過來,我看見他的側臉,是個長的很好看的青年。我沒打算...

[太中]……啊?

*睡前故事
*(›´A`‹ )(*´`*)(說話)
*架空AU,失眠之作,隨便寫寫隨意看看

太宰很討厭午休。
意思不是他不喜歡睡覺,他討厭的是趴在桌上休息這件事,到底要怎麼趴著才可以不覺得很熱呢?有時候剛趴下前額也會有點不舒服,而且起來的時候手腳永遠都是麻的——另外其他同學偷偷起來讀書的聲音也很令人煩躁,總之他非常不喜歡午休就是了。
不過有時間不睡的也不是只有他一個而已,坐他隔壁的小矮人也沒有睡覺,四十分鐘的午休時間裡有半小時左右在學務處工讀,從學務處回來之後都會坐在教室外面等到時間結束才進來。有時候坐在教室裡發呆的他就會盯著外頭的中也恍神,中也通常都在外面看盆栽,教室外面的...

[太中] Unpredictable

*睡前故事
*段考前摸魚
*嗚嗚嗚睡不著覺……

很多事情的發生都無法預料。
而帶給他最多無可預測之事的人就在前頭,中原中也一抬眼就看見了。黑髮的人正在街邊和女孩子聊天,剛結束對話轉過來的時候正好和他碰上。
這好像是他這個月頭一次見到這個人,不過這人最近常常會給他送小點心,蛋糕或者是大福之類的,他第一次收到蛋糕店送過來的草莓戚風時還有點警戒,後來太宰偶然間發了訊息問起他有沒有吃,他才知道是什麼人給的。雖然他不清楚太宰為什麼要給他送食物,但是這傢伙偶爾會在半夜給他發美食照、秋季買了太多螃蟹的時候也會拿過來問他要不要吃,這麼一想好像送蛋糕給他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他這次出來辦臨時任務也有打算稍微挑個什麼回禮

[太中] Dagger

*十年磨一劍系列

「今天也沒有……」
黑髮的人嘆了口氣。

A_01

他從前總認為二月的河水是最適合他永眠的地方。圍上圍巾的時候、冷的縮在被窩裡不想出來的時候,他總是忍不住這麼想,然後秉持著尋死的意念來到川邊。水氣裡永遠摻雜著死亡的味道,無論何時都這麼吸引他。
「太宰先生,我們走吧。」
年輕的後輩走在他左側,刻意把他跟生死的分際隔開一段距離,他溫和的笑笑,想說他目前沒有入水的打算,但是保持微笑意外的費力,他已經沒有心力再去解釋一些什麼。
前頭的路口芥川正從那裡轉出來,看見他們之後也只是點頭致意,一句話都沒說上就趕著快步離開。他知道他從前的學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攔住了想要再和芥川說點什麼的敦君...

[太中] Fate

*校園paro/已交往/靈魂交換,設定超級薄弱(有跟沒有一樣(#
*明後天是冠軍賽,乖乖說個睡前故事祈求好運氣
*日常起名廢
*再、再讓我混更一下,長篇跟連載還沒寫完……

「後排的幫忙補一個——」
「我來!」
黑髮的少年漂亮的把球送過網去,緊貼著白帶擦過的球就這麼為他們再拿下一分。裁判吹哨的瞬間旁邊的半數群眾都起身歡呼,他們支持的隊伍就要進到冠亞賽了,現在的比數是壓倒性的20:4,再一分就能晉級。
得分方的發球非常平穩的過了網,但是對手也回擊的很迅速,旋轉著落回這邊的球,由一傳接下、但卻擦著二傳手的指尖往場外飛——原本已經就攻擊位置的黑髮少年趕緊追著球向操場跑去,跑到一半發現追趕不上的少年索性撇開平衡撲...

[太中]好孩子不熬夜

*睡前故事
*睡眠不足會影響免疫系統的運作,小心感冒!
* @莫然 的點文(應該沒有艾特錯……?)好像沒有寫出點文中的感覺,真的很對不起( ;∀;)

太宰被搖醒的時候是有點生氣的,只是一睜開眼睛看到國木田的臉,什麼起床氣都可以被想惡作劇的衝動擠到一邊去。不過他現在好累,還是算了。
「太宰,你……」
後面的語句有點模糊不清,不過他也沒心情好好聽清楚。太宰盯著就被壓在他旁邊的手帳好一會兒,終究是敵不過睏倦的趴回去桌上。
黑髮的青年閉著眼睛,拋開工作陷入了暫時的睡眠。國木田站在一旁看著這個懶人睡著的全部過程,自然是用力的敲了敲太宰的桌子。這段時間他負責處理一些外頭的任務,一直待在外頭,他不在的時候這傢伙肯定...

[太中]Gute Nacht

*睡前故事
*最近忙,只有短篇
*朋友說想看睡姿奇葩的太宰(?)
*12歲,感情很好的搭檔設定

在中也印象中太宰總是比他晚睡一些,又習慣晏起。而這個人還喜歡整個人睡在被子裡,整個身體蒙在被子裡面,也不怕哪天悶死了。他從來沒有見過太宰休息時的樣子,最多最多,就只有某天太宰不知道為什麼從被子裡鑽出半個腦袋,看過他瀏海鬆鬆軟軟的落下來遮著眼睛的樣子。
就是這些原因,他現在才會像個變態一樣的蹲在床邊觀察太宰睡覺。中也關掉了快門的聲音偷偷拍了幾張照,準備等一下再好好看看。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太宰完整的睡顏,在他印象中睡著的太宰治就是一團棉被和幾根黑色的頭髮,他還真沒見過這傢伙安安靜靜閉著眼睛的樣子。
不過太宰雖然...

[太中]今天也沒有看見喝醉的小矮人

*晚安小故事
*視身高差若無睹,織田作能力私設有
*溫柔競賽

「給我啦,織田作——」
太宰治坐在他旁邊,很努力的想要撈過剛才被他移到一邊去的酒杯。織田作之助無奈的嘆了口氣,幹部大人的意思他其實不應該阻止,只是太宰真的不能再喝了。
他還是第一次看太宰醉成這副樣子,方向感顛三倒四,平衡感被酒精泡的亂七八糟,語句倒是還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來,但是已經少了很多次的深思熟慮、可以很簡單的就猜出他這麼說的含意,總之就是醉的一塌糊塗。
不遠處和太宰那個學生坐在一起的中原中也往這邊看了看,織田現在才注意到這位幹部大人也在這裡,不過既然他在,那就不能保證等一下這裡不會被他們兩個人拆了……織田作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選擇稍微...

[太中]Cosseted

*晚安晚安!
*朋友點的互寵橋段
*不會寫社會人士(?)

太宰從公司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了。他回家的路上不巧下著大雨,他抱著公事包走在街旁建築的遮雨篷下,左右的商家不是已經打烊、就是正在收攤。不過就在他經過常光顧的麵包店,小心翼翼的在沒有雨的範圍裡閃避水坑時,剛好遇上老闆提著沒賣出去的麵包從店裡打開門。
人很好的老先生拿著一把大傘,大概是要回家了。老先生認出他是熟客,還溫和的問要不要送他回去。太宰搖搖頭,離家也不遠了,而且老先生走的方向和他正好相反,再說他的西裝其實在剛出公司的時候就已經濕了一點,淋不淋雨已經不是問題了,還是趕緊讓老人家回去安睡比較好。
不過他臨走之前看到老先生手上除了一袋子賣剩...

[太中]大概是一段廢稿

*今天份的摸魚
*照例的睡前故事
*天氣太熱了,寫點涼快的東西
*寫的很爛,隨意看看就好

[ 18.05_P.M. ]

中也拉好自己外套的兜帽,才慢慢的走出據點大門。外頭正飄著淅淅澪澪的小雪,落在街上那些聖誕裝飾上掩去了一點點節日氛圍。
滿目綴著雪點的紅顏色並沒有給中也相稱的好心情,今天首領以維持兩社友好和平關係的名目給他派了新工作,他原本以為是剿滅他們共同的敵對組織什麼的,結果任務單一下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中也想到這裡忍不住嘆了口氣,溫熱的吐息化為雪色輕煙四散開來,他突然發現這好像是個容易暴露行蹤的舉動,下意識的伸手壓了壓帽沿。但是他指尖才一抬就發現不對,他現在沒有戴著平常的黑絨禮帽,身上也不是...

[太中]一下子

*睡前故事
*隨意寫寫隨意看看

記得他們小時候太宰常常生病,他身子骨單薄的很,手腕腳踝那些地方纖細的彷彿一碰就會碎散成一片片,這樣的身體顯然不可能抵禦病魔還什麼的,三天兩頭就會出現在醫護室裡。
「你又去跳水溝了啊?」
「沒有。」
太宰垂著眼撥弄起手上的輸液管,前陣子休息的時間不多,一得空就有新的工作進來,吃的很少、睡眠時間也顛三倒四。至於這次會躺在這裡的原因,森先生說是過度勞累,叫他在這裡吊個營養液休息一會。
中也抓著那頂醜帽子,在他的病床旁邊安安靜靜的坐了下來,他不知道這傢伙今天是來做什麼的,可能是閒著沒事做,也可能是被大姐或森先生逼著來做些什麼的。他注意到中也三天前和他一起出任務時弄傷的左腿上正微...

[太中]一點點

*一個沒用上的段子
*親愛的前陣子說她老是做奇怪的夢,想著給她寫了睡前故事
*不知道要不要艾特,姑且碼著@夕木

冬天的街上颳著刺骨的風,中原中也墊著腳尖給身後的人拉好圍巾,他雖然不太想給這個傢伙服務,不過礙於這人有病,還是勉強對他好一點吧。
他們剛剛才從附近的超市出來,中也有點想給身後的人一拳,但還是維持著難得的相安無事一路平順的到達自家門口。不久之前太宰自作主張把他籃子裡的牛奶給了他旁邊正愁買不到牛奶的女性,他到排隊結帳的時候才發現牛奶不見了,還發現籃子裡多了很多原本沒有的東西……好吧,他不應該把籃子交給太宰拿的。
「你到底是買這麼多繃帶做什麼?」
哎。太宰沒有正面回應,只是靠在他身上蹭著他的頭頂。...

[太中]Miss

*晚安晚安!

00

被寫上三位數的考卷重新被發回他手上,太宰看著考卷上整齊娟秀的女性字體,沒來由的煩躁起來。
他們以前的導師離開學校了,這學期由一個女老師接手帶班。他們習慣了和前一個導師打打鬧鬧,還沒辦法調適過來,前些天才氣哭了那個女老師,現在班上的氛圍還是有點緊張。
前導師走的很狠,離開之前什麼也沒說,他們看見課表上換了人的導師欄位才知道他已經離開了,也沒有人來得及追問老師要去哪裡,一個好好的人就這麼和他們斷絕了所有聯繫。
「我好懷念中原老師喔……」
「我也是,他比現在這個好太多了。」
「太宰君應該沒什麼感覺吧?你不是最討厭中原老師了嗎?」
被喊到名字的人偏過一雙暖色的眼睛,他最近總是有點心不在焉的...

[太中]高三生的摸魚

*標題寫的是我
*一個夢和很多腦洞
*短篇睡前故事

鴿子飛過噴水池的時候帶起了小孩子的驚呼,但是中原中也卻相反的嘆了口氣,今天是星期四,還是難得的休假,不過他和太宰現在卻雙雙待在公園的某個角落,看著剛放學的小朋友們開心打鬧。
「中也,你要不要吃?」
太宰拆開冰淇淋盒子的封膜,把蓋子打開之後拿到他面前晃了晃——中也心情複雜的搖搖頭,太宰治應該是這個東西出門的。剛才太宰睡到下午好不容易起床了,拖著沒穿好的睡衣亮著雙眼問他。
「中也,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
「嗯?……好啊。」
除了被他威逼利誘去買晚餐之外,太宰很少主動說要出門,他們搬到一起住之後只有兩次,一次是偷偷去買戒指,另一次是把他騙出來送戒指給他。
那一次...

[太中]想不到標題就這樣吧

*遲到超久(突然下跪
*晚安睡前故事系列
*一個不好吃還沒有考據的陰陽師paro,全憑印象寫,有錯誤的話歡迎指正
*題外話,希望全天下的高三生都能睡飽(痛哭

00

「哎,我聽說太宰家的人又要找搭檔了?」
「是啊,這次的這一位叫做太宰治的樣子。聽說是這一代靈力最強大的一個呢,真希望可以被選上。」
「哈哈,這是不可能的啦,我們這種不起眼的普通陰陽師,根本入不了那種天才的眼吧。」
「也是,我們還是乖乖考試進陰陽寮吧。」
是啊,像我這種沒有靈力的陰陽師,根本就入不了太宰那個天才的眼吧……
我翻著手邊的曆書,一邊聽著旁邊的兩個同學說話。他們聊著太宰的事,話題裡偶爾會參雜進最近紊亂的氣流,但是主要還是圍繞著那個“太宰...

[太中]你這笨蛋

*微新雙黑,自行避雷
*兔宰/喵中/虎敦/兔芥,設定薄弱
*晚安睡前故事
* @夕木 相遇一週年快樂,永遠喜歡你還有你的小尾巴(・∀・)

00

社裡的前輩又發懶把工作全丟到他身上來了,害他只好把工作帶回來家裡做。
中島敦一邊整理資料,還要時不時回頭看看家裡的小孩有沒有把拇指往嘴裡塞——黑手黨那裡臨時有工作,芥川剛剛出門加班去了,只留下安撫小孩子的幾本繪本,就這麼風風火火的跟著他妹妹趕往港邊。
敦抱著小孩在門邊跟正在穿鞋的芥川說再見,他懷裡的小兔子掙扎著想給芥川爸爸抱,但是他家的大兔子只是一邊披上那件黑色風衣一邊叫他要乖,小孩子就安靜下來了。芥川花了三十秒告誡小孩不要拉敦爸爸的尾巴玩,還用羅生門做出了...

1 2 3 4 5 6 7 8

© 赤染 | Powered by LOFTER